妙书屋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受[快穿] > 第95章 仙侠18(完)

第95章 仙侠18(完)


江眠并不急着洞房。

        他将发带取下来,  塞进晏无归手里,然后躲进房间换衣服去了。

        只留下一声软绵绵的“等着”。

        之前在度假世界,江眠自己掀了盖头跑出去,  那时候他就顾着生气了,还觉得无所谓。

        但如今想想成亲怎么能漏了这一环呢!

        既然晏无归不让他穿裙子给别人看,那他就穿给晏无归一个人看。

        修仙世界真是方便,  在花长老的帮助之下,  这看似复杂繁复的婚服,  也被炼制成了整套法衣。至少不会像在当太子妃时那样,让江眠拎着一堆袍子摸不着头脑,总是需要旁人帮忙。

        他随手给自己画了妆,用金簪挽起一部分黑发,戴上沉重华丽的凤冠固定。穿好层层堆叠的红色罗裙,  外套一件宽袖礼袍,再披起长至拖地的锦缎霞帔。

        被江眠刻意打成蝴蝶结的霞帔丝带,也挂着漂亮的金玉坠子,  垂在胸前轻轻摇晃。

        随后他对着水镜转了一圈,  美滋滋地取出红盖头,摸着柔软的布料,  心中感叹。

        可惜,这个世界的自在仙尊很有求生欲,  晏无归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根本不像在原著里那样,  被洛以凡的两三句话所打动,  同意参与针对晏无归的封印计划。

        否则被晏无归打断的那句“用你的血来染红盖头”,可不是江眠在开玩笑。

        他确实是那么想的。

        而此时,  站在正殿中的晏无归有些紧张。

        他攥着江眠的发带,  垂眸看向摆在椅子上的两个牌位。

        只有他爹娘的,  却没有江眠那一边的。

        晏无归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江眠并非那个富商家里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可除此之外,对于江眠的来历,他连一知半解都做不到。

        偶尔他也生怕这祖宗忽然就消失不见了,翻遍全世界都再也找不着。

        为此,晏无归曾经小心地问过,那江眠的父母究竟是谁。

        彼时江眠只是弯唇笑了笑,轻描淡写道:“没有。”

        他不明白江眠在笑些什么,那句“没有”又是什么意思。

        但江眠不愿再提,耍赖般缠着他要接吻,许久之后才贴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有你就够了。”

        好,那就够了。晏无归想。

        盖上红盖头,江眠从宽大袖袍中艰难地伸出手,提起裙摆,一步一步来到正殿。

        晏无归立刻顺着脚步声转过身,看着盛装打扮的江眠向他走来,手中那条发带不自觉滑落在地,连呼吸都放慢了些许。

        先前试穿婚服时,江眠只是穿了罗裙,就已然让他心中震荡。

        如今再配上绣着七彩祥云的华丽霞帔即便江眠禁止他使用神识,禁止他提前窥探红盖头下的风景,晏无归也不禁感到庆幸。

        多亏他没有让江眠穿成这样出去。

        否则他会想把那些宾客全都杀个干净。

        晏无归闭了闭眼,逼迫自己冷静。

        他走上前稳稳托住江眠的手臂,带着他一道跪在正殿中的软垫上,认认真真拜了父母的牌位。

        不拜天地,只拜高堂。

        随后,他们转过身面向彼此。

        自从晏无归“叛出宗门”以后,他再也没有对任何活人弯下膝盖。

        但此刻,当他耳边传来清脆的首饰碰撞声,当他想把前额贴在软垫之上,却意外磕到了藏在红盖头下的凤冠,当他听见江眠轻轻地笑。

        夫夫对拜,很有必要。

        拜完之后,就是洞房。

        这世上不会有人胆敢闹他晏无归的洞房。

        江眠也不需要被人搀扶,自己迫不及待地跑进寝殿,乖巧坐在换了大红被褥的床边,随后立刻安静下来。

        晏无归垂眸笑了笑,跟在他身后走进去,反身将殿门关紧。

        回头一看,江眠依然安安静静,唯独那白皙纤细的双手绞紧了宽松袖袍,瞧起来格外紧张。

        这祖宗还是很爱演。

        晏无归眸中笑意更甚,持着一柄玉如意,如江眠所愿,将盖头缓缓掀开。

        随后,他的笑意却瞬时凝在脸上,看得有些呆了。

        江眠面颊酡红,仰头看他。微弯眼眸描了凤梢,鬓边贴着精致珠钿,唇抿胭脂鲜红欲滴。漂亮脸蛋敷着薄薄香粉,在华贵凤冠与大红喜服的衬托下,像一块光滑细腻的羊脂玉。

        桌案上的龙凤烛光随风摇曳,是因为晏无归心跳如鼓。

        他险些捏碎了那柄玉如意,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抬手抚上江眠的侧脸。指腹按着软唇摩挲,染了胭脂也不愿松开,濒临沸腾的红眸愈发深邃。

        江眠顺从地扬起白皙脖颈,任由他的手一路向下,扯开那两条坠着玉石的丝带,才轻声唤道:  “夫君。”

        晏无归动作一顿,喉结微滚:“嗯。”

        “我好看吗?”

        “好看。”他哑声应着,目光一转不转,犹如焊死在了江眠身上,胸腔中压抑的情绪几乎难以按捺。

        江眠心知肚明地弯起唇角,软声支使道:“那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拿酒。”

        晏无归怔了一下,有些僵硬地强迫自己转身,迫不及待取来了斟满的合卺酒。

        安静的殿内只有烛火跳动的轻响,焚烧般的悸动流入四肢百骸。他坐在床头,将白玉杯子递给江眠,指尖相触,心跳声忽然显得格外聒噪。

        与此同时,殿外却是热闹非凡。

        原本想着赶紧跑路的正派修士们,被天雪城那位神厨的手艺勾得神魂颠倒,心中无比震荡。

        他们想要找到此人攀谈交好,却发现这位神厨正在疯狂追逐一个初入金丹的胖子,哭着喊着要收他为亲传,惹得众人侧目。

        不仅如此,魔尊大人结契时的天降祈福,还让洛以凡一不小心升到了合体期。他忍了半天,实在压制不住境界,只好飞到后山声势浩大地渡起雷劫。

        而姬玉衡老老实实守在一旁,想要帮老婆护法。但是一只被晏无归掀了老巢的千年老龟却狂冲而来,将姬玉衡撞倒在地,疯狂咬着他的袖袍不肯放开。

        听见动静前去围观的宾客们大受震撼。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修真界今年风光无限的大比首席,竟然和凤族族长一起住到了魔界里来?!

        这还不算完,自在仙尊闹出的动静最大。他根本不在乎什么面子身份,半跪着抱紧自己的竹子精爱徒仔细检查。没错,在旁人眼里,那就是一根发着金光的翠玉竹竿。

        结果他猛然发现,徒弟的屁股疑似被食铁兽啃了一大口,慢吞吞地哽咽片刻后,居然嗷嗷落下泪来,引得一众大能目瞪口呆。

        而无妄峰上,那位把徒弟当面首养的大长老,正抱着两名貌美嫩男泡在血池子里。她抬眸欣赏紫金雷劫划破天际,惬意地感慨了一声。

        “不愧是尊上……这才是魔界该有的模样。”

        晏无归并不知道,他家属下对自己的忠诚度忽然暴增100。

        他已经被按倒在了床上。

        江眠今夜实在太美,让他脑子烧成了一团浆糊,连反抗都不太情愿。

        他被江眠的温声细语所蛊惑着,亲自抬手拆下那对金簪凤冠,亲吻他沾了香粉气息的如墨黑发,甚至主动掀开红裙下摆,扣紧他白皙漂亮的脚踝。

        彻底丧失警惕之后,晏无归被折腾得很惨。

        层层堆叠的红色罗裙,被他紧紧攥在手中,柔软布料被泪水与细汗浸湿,染成了不断向外蔓延的深红漩涡。

        晏无归几乎喘不过气,被逼着断断续续地说:“不敢跑了。”

        “真的……不敢跑了。”

        江眠美得不可方物,却也强势到前所未有。

        他根本不明白江眠在说什么,只能听话地不断重复,才会被施舍一丝呼吸的空隙。

        江眠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晏无归,只让他蜷着休息了不到半刻,又忽地轻笑起来,温声哄着,让他拿出那颗藏在魔宫宝库深处的玉菩提。

        自从被凤凰围攻时,晏无归用本体使出了那毁天灭地的一剑……那尊被闲置的身体,就已经可以与他合二为一。

        先前晏无归只当作不知道,一直在故意回避这个话题。

        因为他还想留在这里。

        可如今他却不得不做,通红的眸子里溢满委屈,哑着嗓音:“不准本座逃跑,又逼着本座飞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江眠笑着吻了吻他的眼睫,耐心地哄:“夫君好乖。”

        晏无归呼吸一紧,抿起唇乖乖听话。他召来玉菩提打入丹田,流光溢彩间,气息骤然攀升而起,浑身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威压,原本微颤的指尖也停了下来。

        魔界的上空霎时再一次乌云密布。

        而江眠却将他再次轻轻按回了床上。

        “……眠眠?”

        “我帮你挡着,雷劫只会劈到我身上,劈不到你。”江眠弯唇道,被浓密睫毛遮挡的眸色格外幽暗。

        “眠眠,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晏无归怔怔说着,却不敢拒绝。

        临近飞升又能怎样?他的手腕还不是被江眠扣紧了,狠狠压在床头,让他心悸腿软,止不住发颤。

        晏无归并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么模样,更不明白江眠怎么会如此对他。

        柔软银发湿润地贴在额侧,薄唇被胭脂染得红而昳丽,连鼻尖也泛起粉意,雾气氤氲的眼里却只能装下江眠一人。

        江眠又如何能忍。

        他竭力克制着将人弄晕的冲动,在趋近暴怒的天雷轰鸣下,牢牢拘着即将飞升的魔尊,垂眸轻声道:“晏无归。”

        “……嗯。”低低的回应浸着哭腔。

        “你再也不许跑了。”

        晏无归又如何敢逃。

        【嘀——正在脱离小世界,倒计时3,2,1。】

        江眠睁开眼睛,盯着熟悉的天花板,如梦初醒般轻轻笑了笑。

        他没有着急,不紧不慢地支起身子,抬头望向那扇被虚掩的房门。

        不过多时,屋外传来轻而缓慢的脚步声,隐约停了一瞬,又再次犹犹豫豫地响起。

        房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一条小缝,安静数秒之后,那条缝隙才继续扩大了些。

        他亲爱的组长,此刻似乎不太敢走回自己的家里,将手扣在门框一侧,脑袋低着,半个身子都躲在门后。

        浑然没有了平时冷静沉稳的模样。

        江眠唇角的弧度缓缓扩大,却没有动,只是轻声唤道:“组长。”

        按在门框上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肉眼可见地紧了紧。

        江眠微微挑眉,尝试着又道:“进来。”

        犹如机械木偶般,晏寒时一板一眼地听从指令,慢吞吞挪了进来。

        他站在门口,垂着眸子不敢与江眠对视。线条凌厉的下颌紧绷着,放在往常,或许也能唬到不少人。可这一回,他那头柔软利落的黑发却什么都遮不住。

        耳尖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红得彻底。


  https://www.mswu.cc/22113/22113470/104011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swu.cc。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s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