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受[快穿] > 第37章 虫族15

第37章 虫族15


终于得知了主角攻的真容,江眠还挺失望的。

        晏明夏长得和雌父更像,有着浅亚麻色的头发,只是眸色与虫帝相同。

        神态间的自满藏不住,高高在上,显得十分盛气凌人。

        江眠当即扭头亲了一下晏行秋的侧脸。果然还是他老婆最好看了。

        而虫帝今日似乎心情一般,坐在首位摆摆手让大家随意,然后开始自顾自地喝起了酒。

        不得不说,晏明夏是真的戏多,在看见江眠后先是微怔了一下,随即很快又憋出些许嫌恶鄙夷之色。

        诺亚相当敏锐,察觉到晏明夏的情绪波动之后,瞥向江眠的视线中也带了些许警惕。

        为什么这只雌虫看起来居然比他还纤细精致?诺亚一时间难以消化这件事。

        江眠装作不知道,一脸乖巧地贴在晏行秋身侧,还主动给他舀了好几次菜,甜甜蜜蜜的,丝毫不在乎这样做是否符合礼仪。

        其实这只是因为……晏行秋昨晚被他折腾得有点够呛。

        可怜的二皇子腰酸腿软浑身无力,拿着刀叉的手都在轻轻颤抖,还要在虫帝面前保持优雅,谁也不知道他究竟遭遇了什么。

        好羞耻。晏行秋努力压抑着脸上泛起的热意。

        存在感再次变低的晏明夏左看右看,简直要吃不下饭了。

        他本来还在为看见江眠时的迟疑而感到心烦意乱,紧接着又发现诺亚的目光也不在自己身上,愈发觉得浑身烦躁。

        他最讨厌晏行秋的就是这一点!明明他才是未来帝国的领导者,为什么自己周围的雌虫每次见到晏行秋,都会变得目不转睛呢?

        没过多久,让晏明夏更加震惊的事情出现了。

        “雄父雄父,那种天生有三只角的小鹿叫什么名字呀?它们也可以被归于异兽的范围吗?”江眠支起下巴,好奇地打破沉默,“我在星网上看见有人拍到了录像,尾巴白白的好可爱!”

        “哦?它当然不算异兽,但这种情况很少见,来让我看看……”虫帝还真的被勾起了好奇心。

        晏明夏大受震撼。

        他原本还期待着虫帝提一嘴雄虫协会的事情,最好再批评一下晏行秋的口无遮拦……可他的雄父,仿佛没看见那些闹得如火如荼的热搜,反而放下酒杯,和江眠讨论起了异兽的分类。

        江眠最近是真的对异兽有些兴趣,因为有很多稍加变异的小动物看起来特别可爱,但他从未在其它任何世界中见过,而虫帝恰好又对此相当了解,就像是一个知识丰富的收藏家。

        于是江眠一口一个雄父地喊,甜得要命,虫帝也毫不在意,把晏明夏听得一愣一愣的。

        就算是他带诺亚回家时,都已经做好了接受狂风骤雨的万全准备,还小小费了一番周折,可……可江眠不是区区一个雌奴而已吗?

        江家的事情才过去多久,江眠居然也能理直气壮地在皇宫里和他平起平坐了?

        听着江眠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不同异兽的致命点,晏明夏只觉得越来越倒胃口。

        可当他刚想张口抱怨,却被诺亚挠了挠掌心,这才勉强回过神来,忍着不爽,和他即将订婚的小亚雌碰了碰杯。

        “还是你最好。”晏明夏不禁感叹。

        其实心细如发的主角受,早已经绷紧了精神。

        这是诺亚第一次见到晏行秋,他忽然觉得自己在最开始就选错了对象。

        而江眠……诺亚发现,晏明夏今夜的目光,一直都在江眠身上打转。

        主角攻受的想法,在这件事上倒是罕见地达成了一致。

        他们都有了莫名的危机感。

        虫帝似乎被哄得心情好了许多,他看向正在悄悄揉腰的晏行秋,笑道:“行秋,你和江眠留下来多住几天。”

        “是,雄父。”

        “对了,希尔星系的调查和处理在收尾阶段了,既然你亲自去看过,那该任命的执政官就由你来决定吧。想好要选谁了跟我说一声。”虫帝又轻描淡写道。

        晏行秋动作一顿,并未显得太过惊喜,只是笑着答应下来,继续无视了目瞪口呆的晏明夏。

        果然,虫帝叫他们回皇宫就是有事要让晏行秋做。

        无论这是机会还是试探,对晏行秋而言都没有坏处,反而能趁机巩固势力。

        所以在刚刚暂住进皇宫的那段时间里,江眠没有故意折腾晏行秋。他知道晏行秋要忙起来了,不仅是为了虫帝吩咐的事情,而且还要为了他的事情操心。

        但有些预防针还是要提前打的。

        晏行秋在皇宫的卧室已经许久未动,被提前打扫得一尘不染,留下了许多旧物。

        江眠兴致勃勃地翻开一本厚相册,里面有他童年时参加各种大型活动的照片。

        软绵绵小雄虫穿着精致礼服,略带婴儿肥的白皙脸蛋微微绷紧,努力将背挺得特别直,假装自己非常严肃。

        “好可爱,老婆好可爱!”

        江眠拍了拍大腿,立刻让系统帮他全部存档下来。他要带回快穿局好好保存,一张都不能少!

        晏行秋与虫帝谈完事情回来,打开门恰好看见这一幕,耳朵瞬间红成一片。

        “别,别看了……”

        “回来啦?”江眠见状弯起眼睛,故意又用光脑多拍了几张留作纪念,“你那么可爱,为什么不能看?”

        “……真的吗?”晏行秋连阻止都不敢,只好悄悄揉着耳朵,不自然地移开目光,“可我那时候看起来好傻。”

        “谁说你傻了,我家雄主多聪明啊,”江眠收好相册,凑过去环住他的脖子,“相比起来,你大哥才是笨得可以。”

        今天晏行秋本就浑身无力,再加上江眠直接这样贴过来,他腿一软,又被顺势按到在了床上。

        ……好丢脸。

        把脑袋埋在枕头里安静了半晌,晏行秋才重新扭过头小声问:“我大哥怎么了?”

        江眠抬起手,将他的柔软碎发撩至耳后,笑吟吟打量着那抹藏不住的红意,说:“我觉得诺亚不是什么好虫。”

        晏行秋被盯得更加不自在,扯起被子把自己裹住:“嗯,我也这么认为。”

        “你也发现了,对吧!那更能说明晏明夏是个傻子了。”江眠嫌弃道。

        “之前我让巴恩斯去查过诺亚,但是具体资料我还没来得及看……要一起吗?”

        闻言,江眠忽然弯了弯唇:“雄主,您把自己藏得那么严实,我要怎么看呀?”

        “……哦。”

        晏行秋脸一红,乖乖被江眠从被子里挖了出来,任由江眠解开他的光脑,将资料投在屏幕上。

        如今他的光脑防盗系统,也全部录入了江眠的虹膜与指纹信息。只要江眠想看,随时都能直接解锁。

        在希尔星系相处的那几天,让晏行秋意识到了自己以往的很多疏忽。如今他已经完全不需要再被提醒,主动将信赖和体贴全都摆在明面上。

        正因为有现在作为对比,晏行秋才更加不想看见江眠露出冷淡的表情。

        那段时间真的太可怕了,他过得提心吊胆……还不如天天被江眠欺负。

        “哇,诺亚真是……这都行!”

        江眠的感叹让晏行秋渐渐回过神来。

        随后他抬眸看向投屏,也跟着江眠一起愣住。

        巴恩斯确实查到了很多东西。

        比如,那位看似可怜娇弱的亚雌曾经变更过三次身份,用来逃避警察的追捕。

        骗钱骗感情还只是小事,诺亚甚至间接犯下过几桩命案,怂恿的罪名绝对逃不掉。

        他非常擅长利用自己的魅力,依靠卖惨装可怜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成功让偏远星系的档案员为他抹去了多条犯罪记录,而且没有对受害者产生过任何怜悯之意。

        一步一步,从贫瘠的垃圾星走向了帝国首都。

        “这主角受是反社会人格吧?”江眠忍不住跟系统吐槽了一句。

        他算是看明白了,晏明夏在原文中能够顺利当上虫帝,或许跟他那位“平凡”的小亚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因为真正有脑子的雄虫皇子,绝不会在自己被刺杀的风口浪尖时刻,偷溜出去邂逅美虫……还误以为对方对自己一无所图,而自己终于拥有了绝美爱情。

        原书能被分类成一本救赎文,最多只能说明身为主视角的晏明夏一直被蒙在鼓里,自以为他是在救赎小可怜。

        而在诺亚眼中,这说不定是一本正儿八经的权谋小说……

        江眠忽然觉得虫帝最近心情不好,说不定也是在为此感到无语。晏明夏确实被养得太天真了,比被一直刻意纵容的晏行秋还要天真许多。

        如果让晏明夏继位,而诺亚却逐渐失控,大概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所以我们要提醒大皇子吗?”

        江眠故意一脸无辜地问道。

        晏行秋垂眸笑了笑,语气听起来温柔而真诚:“我们应该祝他幸福才是。”

        “雄主,原来你也有那么坏心眼的时候。”江眠勾起唇角。

        “嗯,我是跟你学的。”

        在皇宫的日子和往常差别不大。

        江眠每次出入都要经历严密的安检,反而拥有了顺理成章迟到的借口,让林中校每次都欲言又止,沉默离去。

        体验相当良好。

        但他逐渐发现,自己在随从们的眼中似乎很有存在感,独自去找点小零食都会被悄悄盯着看,尤其是被虫帝抓过去参加了几场小宴会之后。

        帝国皇室贵族的宴会,和其他世界的贵族似乎没有太多不同,纯粹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用的。

        特别是在雄虫占据多数的情况下,他们不是在谈论艺术与美酒,就是跟着批判新型机甲是多么缺乏创造力和线条感。

        即便全帝国都没有几只学过如何设计机甲的雄虫。

        相比起酷爱参与其中的主角攻,晏行秋并不愿意加入他们。他不喜欢虚情假意的簇拥与奉承,每次都是露完面了随意交谈几句,就揽着江眠一起离开。

        “别喝了江眠,你胃不好。”

        今夜也是如此,他稍显强势地拿走了江眠手中的香槟,递给侍者。

        江眠其实挺喜欢喝酒的,只不过喝多了特别容易误事……他因此玩崩过好几个任务,才渐渐戒掉。

        现在他的脸已经泛起些许红意,但还是乖乖道:“遵命,殿下。”

        穿着正装的晏行秋真好看,关心他的时候还有点凶。

        他特别喜欢。

        等到卧室的门重新关上,喧嚣声被彻底隔绝,江眠又凑近了一点:“雄主,我今晚那么听话,没有奖励吗?”

        “当然有。”

        晏行秋抬手抚过江眠的侧脸,低头吻了下去。

        他每一次接吻时的动作都很温柔,轻轻摩挲着不敢用力,让江眠不禁弯起眼睛。

        当唇齿相离,江眠借着酒意靠在他怀里,垂头遮掩眸子中的笑意,低声说:“今天,诺亚又在看你了,他最近悄悄看了你好多次。”

        晏行秋一怔,背后猛地冒出阵阵寒意,谨慎道:“我没有发现……”

        可江眠却不再提这件事,而是慢条斯理解开了他的上衣纽扣。

        “你觉不觉得,在皇宫里做会更加刺激?”江眠看似好奇地问道。

        晏行秋没能阻止江眠的动作,他不由自主屏住呼吸,紧张地绷起了身子。方才那些强势瞬间消失无影。

        完了,江眠好像不高兴了。

        他无措而顺从地倒在床上,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剥了个干净,硬是不敢动弹分毫。

        可就在这时,在小客厅外面忽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晏行秋浑身一僵,发现江眠的表情在此刻彻底变得阴沉……他突然很庆幸自己没有抗拒。

        江眠缓缓呼了一口气,重新站起来披上外套。他神色似乎已经恢复如初,还带着些许笑意,但晏行秋敢发誓,江眠现在心情一定很糟。

        “雄主,乖乖等我?”

        “……嗯。”他连忙忍着害羞应道。

        江眠走出卧室,打开客厅的门,发现敲门的居然是诺亚。

        主角受真是胆大包天。

        而且他也穿着纯白的睡衣,睁着一双小鹿眼,看上去单纯又无辜。

        江眠笑了笑,侧身让他进来,还给他倒了杯水。

        听见动静,晏行秋害羞得快要疯了,躲进被子里捂着脸喘气。他现在什么都没穿,而且还不敢去穿衣服!

        他听见江眠开口问道:“诺亚,你不会真的感觉自己有戏吧?”

        “嗯?我听不明白您在说什么,”诺亚并没有明目张胆地朝卧室看,而是一脸真诚,“我只是想要亲自来感谢二皇子,他愿意为了保护偏远星系的生态而发声,对我们这样垃圾星出身的虫来说真的很重要,真的很了不起。”

        “所以你觉得,殿下他会比较喜欢单纯善良的雌虫吗?他又不是晏明夏那个傻子,”江眠甚至懒得跟他演,“这样说吧,从你选择装无辜的这一刻开始,就已经失去勾引他的机会了。”

        晏行秋听得一清二楚,红着脸把被子裹得更紧。他就是喜欢江眠有点恶劣的性格,又有什么办法……

        而诺亚沉默片刻,轻声道:“原来大家都知道晏明夏是傻子啊。”

        “当然。你大可以让晏明夏爱上你,然后帮他营造声望,帮他设计更有脑子的计划……毕竟晏明夏确实会傻乎乎听你的话,但是别的就算了,”江眠眸子里的笑意很凉,“有我在,你的野心大概很难实现。”

        “是么?”诺亚并不为此感到心虚,反而显得有些不甘心。

        “嗯,因为你居然敢来打扰我的夜生活,”江眠勾了勾唇,轻笑道,“如果现在我们不在皇宫里,诺亚,你就要没命了。”

        “……”

        诺亚的眼光一直很准。他能看出来江眠虽然表现得漫不经心,此刻却完全没有在开玩笑。

        “对不起,我现在就走。”他只觉得浑身发毛,再也顾不上什么形象,猛地站起来拔腿就跑。

        门被重新重重地关上。

        眼看着江眠若无其事地回到卧室,晏行秋小心翼翼地往后缩了缩,心脏怦怦狂跳。

        “我真的不知道他有这种想法。”

        “我明白的。”江眠轻轻点头,坐在床边,将被子一点点扯开。

        可晏行秋却更加紧张:“我错了,江眠,我……”

        “嘘,你没有错。”

        相比起被打断后感到不爽,江眠如今真正在意的另有他物。

        他发现,自己过于喜欢看到……晏行秋濒临崩溃的模样。

        漂亮瞳眸蓄满水雾,像即将破碎的蓝色琉璃,剔透而脆弱。线条优美的鼻梁与侧脸晕染开了一片红墨。淡金的浓密睫毛湿漉漉,手感细腻的皮肤逐渐温热。

        哭起来也是小声地哭,压抑至极后再也无法忍耐的,支离破碎、断断续续的抽泣。

        江眠弯起眼睛:“好喜欢你。”


  https://www.mswu.cc/22113/22113470/109492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swu.cc。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s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