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偏宠枝桃[娱乐圈] > 39. 39 My Love。

39. 39 My Love。


  仿佛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两个人才终于分开。


  阮枝桃还赖在池衍的怀里,  双手搭在他肩膀上,清澈的眸子里已是春光涟漪:“你坏死了,偷吻人家。”


  池衍懒懒的倚着座椅的后背,  望着阮枝桃绯红的脸颊,清清凉凉的勾起了唇边的淡笑:“你也没躲开。”

  “……”不仅没躲开,而且。

  还一直往他身上贴呢。


  阮枝桃没再说话,  只觉害羞的不敢再跟池衍对视,  她微探身子,整个小脸埋入了池衍宽厚的肩膀里。

  房间里依然阳光满溢,火锅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但汤水都快要熬干了。


  缓了些许,阮枝桃才终于起身,她撑着池衍的肩膀:“再加些水,我们继续吃火锅吧。”

  “好。”池衍轻握她纤细的手腕,  挽着她站起了身。


  阮枝桃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她拿起桌上一瓶矿泉水,  分别给辣汤和清汤加了些水。

  加了水,  煮沸的汤汁开始慢慢平息,  但很快就又重新沸腾起来。


  阮枝桃落坐下来,拿起筷子搅拌了下面前的辣汤:“你记得多涮些蔬菜,  不够的话我再拿一些。”

  “不用,够吃了。”池衍往自己的清汤锅里夹了些娃娃菜。


  阮枝桃夹了几个大虾帮池衍放进他的清汤锅里:“还有虾也多吃一些。”

  “好。”

  那顿火锅吃到下午两点多才结束,池衍倒没急着离开,  还有一下午的陪伴时间。


  “接下来,你还想做什么?”池衍就着吸管喝光了剩余的椰汁。

  阮枝桃将餐具随手摞到一起:“我想看恐怖片。”

  “好。”池衍点点头,看了一眼凌乱的桌面,“要不要我先帮你收拾下桌子。”                        

                            


  “不要了,  这些稍后我自己收拾就行。”阮枝桃牵着池衍的手站起了身,拉着他朝客厅走去,“你什么都不用管,就乖乖的陪我看个恐怖片。”

  “恐怖片?”

  “对呀,你害怕?”


  池衍落座到了沙发上,他抱起旁边的一只绿色小青蛙,淡淡道:“不怕,就是很意外你竟然喜欢恐怖类型的电影。”

  “我可喜欢了,就是自己一个人不敢看。”阮枝桃嘻嘻笑了下。


  而后她走过去,打开投影仪,将iPad连接好后,她又跑过去拉合上了房间的窗帘。

  屋子里昏暗了许多,沙发正前方的半面墙已开始出现投影仪的画面。

  阮枝桃调出想看的那部恐怖电影,点了开始的按钮。


  电影随即开始播放,她起身,走到池衍身边,紧挨着他坐了下来。

  池衍腾出一只手,将阮枝桃揽入怀里,漫不经心的丢过去一句:“等下害怕的话,就紧紧抱着我,我不怕吃亏。”

  阮枝桃娇嗔的拍了一下他的胸口:“你想得美!”


  池衍伸手轻轻挡住阮枝桃的眼睛,揽着她,动作很轻柔的将她摁在自己的胸口,好半天都没松手。

  阮枝桃小粉拳捶了他胸口好几下:“干嘛啦,松开我。”

  池衍垂着眼眸,漾起唇边宠溺的淡笑,不说话,也不松手。


  闹腾了一番,直到电影的正片开始,池衍才松开阮枝桃,只是揽着她,开始看电影。

  两个半多小时的电影很漫长,虽说是恐怖电影,但主要讲的是外婆与小孙女的感情戏,恐怖的地方不过是音效的堆砌,也没那么可怕,反倒多了些温情。


  “结尾还挺感人,倒不像恐怖电影。”                        

                            

  听池衍这样讲,阮枝桃没搭话,只是闷闷的窝在他怀里,泪眼婆娑,电影里的祖孙情勾起了她对姥姥姥爷的思念之情。

  她想两位老人家了。


  池衍察觉到她低迷的情绪,没说话,只是将她揽紧了些,抬眸望了一眼房间,再次看那些红木家具时,他心里已隐约猜到这应该是阮枝桃跟姥姥姥爷同住的房间。


  难怪家具那么老气,阮枝桃都舍不得换掉,原来家具上面饱含着她跟姥姥姥爷的相处回忆。

  昏暗的房间里,只剩墙上投影仪照射出的微薄光亮,暗影绰绰,气氛也跟着愈加惆怅起来。


  池衍安静的坐在那里,揽着阮枝桃,依旧没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

  只是轻轻地揉了下阮枝桃的脑袋。


  阮枝桃感觉到他指间里的疼爱,原本想克制住的情绪,突然就难以抑制,她咬着手指,闷闷的在他怀里啜泣起来。


  池衍只觉心头一紧,他微低头,另一只手长指轻微地楷掉了阮枝桃下巴上的泪珠:“我也是跟着外婆长大的,只不过可惜的是在她老人家身边呆的时间不多,更可惜的是在我出道的前一天,外婆就离开我了。”


  他没安慰阮枝桃,言语笨拙无措,亦无用,生怕随口的一声安慰会拉扯出她心里更多的难过,只得讲出了自己的过往。

  跟她差不多一样的经历,都是隔代长辈带大的孩子。


  听得出来池衍在想办法哄自己,甚至不惜笨拙的讲出他过往的经历,阮枝桃心里暖暖的,可又忍不住泛起了酸涩。

  想起之前千薇曾告知她,池衍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相继离世,但没想到原来外婆也很早就离开了他,那么长时间里他竟然都是孤身一人。                        

                            


  回忆再往前推,想起早之前,在所有人都为池衍拿到珠宝品牌的首位华人代言而高兴时,他自个却冷冷清清的,但到如今,阮枝桃才终于明白他何以那般冷清。

  可能是因为心里面早就没了那个想要第一时间分享喜悦的人,所以就算得到全世界却也没了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阮枝桃收起自己不快的情绪,她坐起身,红着眼睛很乖的对池衍说道:“既然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那以后我跟你就相依为命吧。”

  她的声音软软的,还带着些哭过之后的沙哑,听得池衍心里软化一片。


  尤其相依为命那四个字,何其之重,听在耳边,却重重的在他心里落了底。

  仿佛那一瞬间,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那种感觉竟有种说不出的幸福与喜悦。

  池衍敛起眼尾的淡笑:“嗯,相依为命。”


  简单的应完,他没再说别的,只是伸手从桌子上抽出张纸巾,轻轻擦掉了阮枝桃眼角的泪水。

  “还有。”阮枝桃撑着他的肩膀,鼻头红红的,却笑靥如花,“以后我就做那个,可以第一时间分享你的喜悦,还有不快乐的人,好不好?”

  “好。”池衍点点头,唇边的淡笑里藏着万千说不出口的情绪。


  阮枝桃嘻嘻一笑,刚才的阴霾情绪一扫而空,她关掉投影机,起身,走过去拉开了窗帘。

  接近傍晚的阳光已没那么刺眼,昏黄的光亮染在白色纱帘上,仿佛镀了一层金。

  时间过得可真快。


  阮枝桃转身,又重新回到沙发那里,池衍还没起身,正半探着身子吃小方桌上的水果。

  “你等下几点走啊?”阮枝桃紧挨着他坐了下来。                        

                            


  池衍微鼓着一边的腮帮子,含糊道:“天一黑就得离开。”

  “那是几点,六点还是七点?”阮枝桃揽住池衍的臂弯,依依不舍道。

  池衍放下手中的水果叉:“六点多。”


  他没再多说什么,怕说多了会将离别的情绪渲染的更浓,于是很快又转话题道:“差点儿忘了,七夕礼物还没送给你,在这里等我。”

  “对呀,我也差点儿忘了。”阮枝桃跟着起身。

  两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走了过去。


  池衍走到玄关,拿过自己的胸包,单手拎着又返回到了沙发前。

  那边阮枝桃抱着先前包装好的礼物盒,也跟着跑了过来。


  池衍从胸包里掏出个小小的粉色礼物盒,递了过去:“七夕快乐,宝贝。”

  “什么啊?”

  “打开看看。”

  阮枝桃将自己的礼物盒也递了过去:“你也拆开我的礼物看看吧。”


  “好。”池衍接过,准备解开礼盒上的丝带,但绕了半天却都没解开。

  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阮枝桃随即放下手中的礼物,伸手帮忙道:“这样绕一圈,再解开。”

  “好,绕一圈。”池衍听话的将丝带饶了一圈,才顺利解开。


  他拿掉礼盒的盖子,放到一边,先拿起胸包看了一眼:“包包么?”

  “对呀,我看你好像很喜欢胸包,所以我就给你买了个新的,喜欢么?”阮枝桃凑了过去,帮忙拿出礼盒里面的小盒子,“还有个钱包呢。”


  趁池衍拆开胸包包装纸的工夫,她在旁边帮忙打开了钱包的盒子。

  “还是红色的。”


  “嗯,跟你身上的那个同色,因为我觉得你背红色很好看。”说话的工夫,阮枝桃就已拆掉了钱包上的包装纸,“但是钱包是黑色的,喜欢么?”                        

                            


  “喜欢。”池衍拉开拉链,撑开包包后,他顺手掏出里面的白纸团,“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他拿过旧包包,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准备一一放到新包包里。


  一旁的阮枝桃拿过池衍的旧钱包:“钱包要不要我帮你换成新的?”

  “嗯,都换成你送我的。”

  “那我帮你换钱包吧。”


  说话间,阮枝桃就已经打开池衍的旧钱包,掏出卡与现金,她顺手将旧钱包放到沙发扶手上,而后她拿过新钱包,将那些卡片还有现金都放入了新钱包里。

  “好了。”阮枝桃将新钱包递了过去。


  池衍接过,直接放入新包包里,将旧包丢到了一边:“这个包我就先搁你这里了。”

  “嗯,我帮你收着。”

  旧钱包还搁在沙发扶手上,两个人像是都忘了,谁都没再提起。

  “看看我送你的礼物。”


  听到池衍的提醒,阮枝桃才想起她的礼物还没拆呢,于是她重新拿过盒子,拆开看了下。

  原来是一对情侣钻戒。

  “是情侣对戒么?”

  “嗯,里面还刻了字。”


  阮枝桃拿起戒指,分别看了下两个戒指里面的刻字:0506,My  Love。

  “这个戒指里的0506是什么意思啊?”

  池衍拿过那个戒指戴到了自己左手的中指上:“是我们相遇的第一天,5月6日。”

  讲完,他又拿起另一枚戒指,帮阮枝桃戴了上去:“你的戒指里刻的是My  Love。”


  阮枝桃甜甜的笑了下,没说话,只是低头摆弄了下中指上的戒指,稍微有一丢丢大,不过也不太碍事。

  看时间已经过了五点半,只剩下不到半小时相伴的时间,阮枝桃有些舍不得起来,她贴过去,钻进了池衍的怀里。                        

                            


  “要是六点天还没黑的话,你会再待久一些么?”

  池衍伸手揽住她:“等下跟斌哥约好要见一面,不能让他等太久。”


  “这样啊。”阮枝桃微鼓了下腮帮子,没再为难他,“好吧,那我们还有半小时的谈心时间,你有没有什么想聊的?”

  池衍微蹙眉心开始搜索话题,但搜了半天,却不知道该聊什么。


  看他有些为难的样子,就猜到这男人闷的没什么话题可聊,于是阮枝桃就主动开了个话题:“不然你就说说,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嘻嘻。

  池衍想了下,才轻描淡写的回道:“秘密。”


  “……”阮枝桃唇边的笑容攸地一下消失无影。

  他自己找不到话题也就算了,还要如此无情的终结她的话题,这个男人真的是闷!死!了!


  阮枝桃本来想互相了解一下,但想到之前她已经看了池衍的百度百科,再加上每天都逛他的超话,粉丝们的科普以及考古视频,让她对池衍的喜好已经了如指掌。

  没什么好探寻的了。


  至于池衍对自己了解多少,阮枝桃猜那三个月的朝夕相处,他一定偷偷了解了自己很多喜好。

  一想到这里,阮枝桃心里莫名泛起一阵甜蜜,她扑过去紧紧抱住了池衍:“那我问你,不见面的每一天你有没有想我?”

  “想,每天都想。”池衍淡笑着回道。


  “这还差不多。”阮枝桃朝池衍的身子凑得更近了些,“我们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池衍想了下,才回道:“新电影马上就要开拍,月底剧组有个集训,跟着下个月月初左右就要进组,忙起来后,可能就没什么时间能见面了。”                        

                            


  听池衍的意思看来之后要很长时间都不能见面了,也听得出来他最后一句话带着些歉意,再加上之前看到他在机场疲惫的照片,阮枝桃也不忍埋怨。


  反倒贴心的安慰道:“没关系呀,没时间见面的话,我们可以视频聊天,还有就是我已经答应到时去看千薇,正好顺便探你的班。”

  “顺便?”

  “嗯,不然呢?”阮枝桃嘻嘻笑得像只小猫咪。

  池衍揉了揉她毛绒绒的脑袋:“淘气。”


  阮枝桃没再说话,看对面墙上钟表显示的时间,差五分六点,离别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沉默须臾,她才小声挽留道:“你能不能待到六点十分呢?”

  池衍望了一眼窗外,天色已黯淡,只剩些微的余晖,他转头:“好,再待十分钟。”


  对话结束,两个人谁都没再说话,只是安静的依偎在一起,享受着最后十分钟的陪伴。

  直到墙上的钟表指向六点十分。

  这一次阮枝桃没再像个小女孩似的粘着他,就算再多给十分钟她依然舍不得他走,可是又不想耽误他工作。


  阮枝桃慢慢脱离池衍的怀抱,她拎起桌上的新包,懂事地递了过去:“到点了,你路上小心一些。”

  “嗯。”池衍接过包包,“我先去换衣服。”

  “好。”

  池衍起身,单手拎着包包,朝他先前补觉的卧室走了过去。


  在池衍起身的同时,阮枝桃也跟着站起了身,她转身,准备绕过沙发的另一侧,经过扶手时,不小心将刚才搁到上面的池衍的旧钱包撞到了沙发与墙面之间的缝里,她却没意识到,继续绕过小方桌,走出了客厅。                        

                            


  那边池衍走进卧室,没多久他就换好衣服,还换掉了来时的黑衬衫,身穿一件松松垮垮的牛仔蓝衬衫,背着阮枝桃送给他的胸包走了出来。

  阮枝桃就站在门口等着他。


  池衍走过去,轻轻将她揽入怀里,手掌宠溺的覆在她毛绒绒的后脑勺上:“照顾好自己。”

  “嗯,你也是。”阮枝桃伸手揽紧他,没多下又慢慢松开他。

  像是一直在克制身体里的舍不得。


  池衍也没再说话,他能感觉到阮枝桃的情绪压抑,怕多说只会渲染离别的惆怅,惹得她难过。

  他不吭声的转身走到玄关处,从门口的鞋柜里拿出自己的鞋子,随身坐到红木方凳上,开始换鞋。


  玄关处昏黄的灯光薄薄的落了他一身,在他清凉的眉眼流转,落底,拉扯出很清淡的忧郁。

  即便不言语,可仿佛又将所有的依依不舍说尽。

  阮枝桃走过去,拿起棒球帽递给了他:“帽子。”


  池衍接过,但没戴上,而是丢进来时他拎的纸袋里,转而又从纸袋里拿出个米色的渔夫帽:“离开时还是换个帽子吧。”

  他心细如尘,来时就特意准备好离开的装束,省得被狗仔亦或私生粉拍到,暴露阮枝桃住的地方。


  池衍戴上渔夫帽,整理了下帽檐:“我走了。”

  “嗯。”

  简单的应完,阮枝桃帮池衍打开了门。

  池衍没再说什么,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关上门后,他却没急着离开。


  跟阮枝桃相隔一扇门的距离,安静的在门外驻足了些许,他才压低帽檐转身朝外面走去。

  天色已逐渐黯淡,穿过一片树荫,池衍走出小区,朝着他停车的位置走去。                        

                            


  这个时间路上行人很多,可能赶上了下班放学的高峰期,但都脚步匆匆,没太注意周边的人。

  池衍压低帽檐,自在的走在人群里,这种谁都认不出他,没有狗仔,没有私生跟着的感觉真是说不出来的舒服。

  一路逆行而至。


  刚上车,胸包都还没来得及摘下来,就听见手机电话铃声响起,池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显示是梁斌的来电。

  他接通:“找我有事?”


  “没,就是跟你说一声,我出发了,等下见。”梁斌懒懒的回道。

  无聊的来电。

  池衍沉默了些许,懒得理梁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


  挂断电话,池衍摘下胸包,随手丢到副驾驶座上,而后他扯出安全带,系上,启动了车子。

  从阮枝桃的小区开车花了将近四十多分钟,才抵达池衍住的地方,一处高档的商业豪宅区。

  回到家,刚走出电梯,就看到梁斌站在门口等着他了。


  “你自个出去的?”梁斌看电梯里只走出来池衍一个人时,不禁好奇的追问道。

  池衍清凉的抬起上目线:“嗯。”

  “姜硕怎么没跟着你呢?”

  “让他回去休息了。”


  两个人说话间,池衍输入密码锁,打开门,走进了房间。

  梁斌跟在他后面,追问道:“哦,那你一个人干嘛去了?”


  池衍没再吭声,只是随手将袋子搁到门口的沙发凳上,而后他坐下,脱鞋,换了双脱鞋。

  梁斌在门口扶着门框,就那样站着换了双拖鞋。

  “出去了一趟。”池衍凉凉的回道。

  回完,他起身,一边朝客厅走去,一边摁了下墙上的开关。                        

                            


  炽白的灯光纷纷亮起,笼亮整个客厅。

  梁斌跟过去,虽然很好奇池衍怎么一个人跑出去了,但他没多问,清楚池衍的性子,不想说的事情没人能问的出来。

  除非池衍自己主动坦白。


  跟着池衍落座到沙发上,梁斌才进入主题:“我等下将剧组集训的内容发你微信上,你看一下,还有。”

  梁斌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看了一眼,才接着道:“剧本你都熟悉了吗?”


  池衍微点头,他探身拿过桌上的红酒,倒了两杯,将一杯顺着桌子推到了梁斌面前:“差不多都看完了。”

  “这是编剧给我发过来的一些人设重点,不过编剧很想跟你亲自聊一下,等下我将他的微信推给你。”

  “好。”池衍微抿了一小口红酒。


  “我这边该交代的差不多了,你找我过来的时候说有事要跟我说,什么事?”梁斌放下手机,转而举起了桌上的红酒杯。


  池衍凉凉的靠在沙发里,单手扶着沙发扶手,长指漫不经心的摩挲着手中的红酒杯,抬眸,对上梁斌的视线:“我恋爱了。”

  “……”

  “咳咳咳咳咳咳。”

  听见池衍的那句话,正在喝红酒的梁斌,差点被那一小口红酒给呛死。


  果然要是有什么事池衍会自己主动坦白,但没想到他会谈恋爱,竟然有种老铁树终于开花的感觉。

  “多久了?”


  “最近确定的关系。”池衍的语气如常清淡寡味,没太多情感起伏,但听着却格外的沉稳。

  梁斌抽出纸巾,擦了下嘴角的红酒渍:“难怪你老早之前的杂志采访,竟然破天荒主动cue到想多一些个人生活,那时候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能让你一早就开始准备打预防针,看来这个姑娘对你来说很重要。”                        

                            


  梁斌虽然已经隐约猜到那姑娘可能是阮枝桃,但池衍既然没挑明,他也没主动多问,知道时机到了池衍自会讲出口。

  池衍坐在那里,没再说话,眉眼寡淡如烟,像是默认了梁斌的说法。


  那边梁斌继续说道:“作为你相知多年的朋友,我自然会为你高兴,以你的性格不会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开始一段恋情,既然开始了那就是打从心底认定那个姑娘了,当然我也无权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作为经纪人,坦白讲不管从哪个角度出发,现在都不是你可以官宣恋情的好时机。”

  直白的说流量明星就没有官宣恋情的好时机,一旦官宣必定大出血还脱一层皮。


  “还有粉丝那边,好多女粉丝真的是把你当成男朋友一样喜欢,再加上你从出道就没任何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可想而知她们对你的占有欲八成已经到了不可控的地步,怕到时会有极端的粉丝做出激烈的反应,造成不好的影响。”梁斌接着补充道。


  讲这话时,梁斌脑海里忽地想起早之前,阮枝桃被那些女粉丝推倒的画面,可是一早就见识到了个别女粉丝的嫉妒心是有多可怕。

  池衍淡然垂下眉眼,梁斌说的没有错,粉丝这关是最难过的,上次在超话就无意中看到粉丝们对他恋爱的反应,言辞激烈,可以说是完全不接受他现在曝出恋情。


  “我明白你的意思,有的粉丝毕竟年纪太小,可能不太懂事,既然道理讲不通的话,就只能尽我所能给她们一个心理准备,时机成熟或者结婚时就官宣。”池衍淡淡然道。


  梁斌点点头,赞同道:“也只能这样了,这就好比谎话说了一百遍就会被别人当真,想谈恋爱这种事你再说几次,或者往后再跟其他女艺人多些互动,她们也就对你谈恋爱这件事慢慢的脱敏了。”                        

                            

  “关于跟女艺人多些互动这方面,我也想跟你商量下。”

  “说来听听。”


  池衍将红酒杯放到桌子上,不转弯抹角,直截了当的提议道:“明年电影《无处可逃》宣传时,我会多一些跟鹿昕儿的互动。”

  “鹿昕儿?”娱乐圈出了名的靠炒CP吸血的那个小妖精??


  好家伙,梁斌已经可以想象的出到时有多少粉丝脱粉的盛况了。

  但脱了也好,省得池衍真正官宣时伤心难过要死要活的闹个不停。


  “既然你已经提出来了,估计早就有所计划,那到时我就跟她团队商量下吧。”梁斌虽震惊,但也没太多异议。


  不管是池衍还是整个团队,向来都拒绝炒CP这种无意义的事,可没想到如今池衍竟然主动提出,由此也看得出来,他对这段感情是有多上心了。

  真是应了那句话,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


  池衍没再搭话,一旁的手机传来微信新消息的声音,他拿起看了下,原来是刚才梁斌推给他的编剧,跟他打了一声招呼。

  “编剧有回信了。”说话间,池衍加了编剧好友,又客气的回应了编剧的招呼。


  梁斌站起身,将手机塞进兜里:“那行吧,你跟编剧聊一下,我还有其他事,先走了。”

  “嗯,不送你了。”池衍头也没抬的回道。

  梁斌已转身朝前走去,背对着他招了招手:“客气啥。”

  讲完,梁斌走到玄关处,换鞋,自行打开门离开了。


  诺大空旷的房子里只剩下池衍一个人。

  他还坐在沙发那里,单肘撑着沙发的扶手,慵懒的侧倚着身子,跟编剧聊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的样子,才结束对话。                        

                            

  落地窗外天色已黑透,半空的霓虹灯却越发绚烂旖旎起来。


  跟编剧聊完,池衍并没有退出微信,他长指划过屏幕,点开了跟阮枝桃的聊天对话框。

  瞬时他的眉眼染上清浅的笑意。

  他将手机拿到近旁,录入一段语音:“我到家了,你在干嘛?”


  不多会儿,阮枝桃就回过来一句:“喝酸奶呢。”

  池衍漾起唇边淡笑,没再说什么,却点开了跟阮枝桃的视频连线。

  那边阮枝桃很快接通。

  “你今天晚上没什么事做吗?”


  “嗯。”池衍长指懒懒的撑在眉尾,望着视频里正喝酸奶的小女友,眼眸微光涟漪,“跟斌哥聊完,又跟编剧聊了下,现在没什么事了。”

  “哦,那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不太饿。”


  阮枝桃咬了下酸奶的勺子:“多少吃一些吧,不然你的胃又不舒服了。”

  池衍微点头:“好,听你的。”

  他起身,举着手机走到开放厨房的琉璃台前,他将手机搁到支架上,一起放到了几乎与视线相平的台子上。

  “你准备吃一些什么啊?”


  池衍双手撑着琉璃台,偏头望了一眼冰箱,回道:“还不知道,我看下,小硕应该给我买了些吃的。”

  讲完,他转身走过去,打开冰箱门看了下,挑了份拌好的蔬菜沙拉,一杯脱脂酸奶,而后才又返回琉璃台前。


  “是蔬菜沙拉吗?”

  “嗯,还有酸奶,想跟你一起喝。”

  阮枝桃淘气的笑了下:“可我已经喝完,不能陪你一起喝了。”


  池衍淡笑着垂眸,长指轻轻一掀,打开了蔬菜沙拉的盖子:“没事,你就在那边陪着我就行。”                        

                            

  “好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


  池衍单手撑着琉璃台的边缘,用叉子慢慢吃起了面前的蔬菜沙拉,他往嘴里塞了一颗圣女果,嚼在一边的腮帮子里,抬眸,望向了手机。


  那边的阮枝桃正趴在桌子上,双手叠在一起托着下巴,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正乖乖的看着他,软软糯糯的样子,像一只肥不溜秋的小金鱼似的,让人忍不住想亲她一口。


  池衍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忽地一下笑了出来,眼尾眉梢尽是遮不住的欢喜与宠溺。

  “你笑什么呢?”

  池衍不说话,只是微摇了下头,将心里满溢的宠溺情感偷偷藏了起来。

  阮枝桃哼了他一声也没再理他。


  “好了,不生气,我带你看一下笕城的夜景,好不好?”

  “你要出去吗?”

  池衍仰头喝了两三口酸奶,他就把酸奶瓶搁到了一边:“不是,在我这边就能看。”


  话落,他拿起手机,径直朝一旁的落地窗走去,打开门,外面是一处宽阔的露台,可以俯瞰整个笕城的夜景。

  “你看。”池衍将手机的屏幕转了个方向,对准楼下的夜景。

  阮枝桃随着他转动的视觉观赏了一番夜幕之下的笕城。


  “哇哦,住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以这个视觉看笕城的夜景呢,可太美了。”阮枝桃不禁感叹了一句。

  透过镜头,不夜城的璀璨灯光,恍若火烛银花般耀过星光,晃眼间,只觉像电影里的画面在眼前一帧帧播放。

  如此美艳动人。


  池衍将手机又转到自己的方向:“那改天我带你过来,亲身体会一下会感觉更震撼一些。”

  阮枝桃点点头,爽朗的应道:“好啊。”                        

                            


  池衍侧身倚到栏杆处,单手还举着手机,转念又改口道:“不过以后,也不用刻意带你来。”

  听他突然变了卦,那边阮枝桃歪着小脑袋,追问他:“为什么啊?”


  池衍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浮光掠影中,他整个人越发暧昧缱绻,望着视频里的阮枝桃,微光涟漪的眼眸中似是藏着难以言喻的万千感情,底色厚重,亦是难能的可贵。


  可望过去时,他依如往常般清凉如水,就那么淡淡然的回了阮枝桃一句。

  “因为,以后这也是你的家。”


  https://www.mswu.cc/60966/60966068/140756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swu.cc。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s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