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偏宠枝桃[娱乐圈] > 32. 32 找个男朋友。

32. 32 找个男朋友。


  阮枝桃是在第二天早晨起床后,  就直接离开酒店,准备打车回家一趟。

  她是空着肚子离开的。

  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池衍的房间吃早餐,总感觉放假了就是自由身,  她也不知道姜硕他们是怎么安排的,谁也没跟她说。


  昨天晚上他们玩到大半夜才结束,今天不用开工,  估计这回儿都还没醒呢。

  阮枝桃想要是她过去池衍的房间,  发现只有她自己跑来吃早餐,想想都觉得尴尬。

  还是算了吧。


  离开酒店时才刚刚八点多,路上有些堵车,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才抵达她住的地方。

  阮枝桃下车后,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拉着行李箱先跑去巷子口的早餐铺,吃了一碗自己最喜欢的排骨粥。

  今天门口的鸡蛋灌饼摊没出街,  她就直接在早餐铺又点了两根油条。


  “排骨粥,两根油条,  您的餐齐了。”服务生将一碟腌渍白菜放到了桌子上,  “这是送您的开胃小菜。”

  “谢谢。”阮枝桃从包包里掏出手机后,  才将包包放到了靠里面的椅子上。


  她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排骨粥,  有些烫,等着温凉的工夫,她手指解锁手机屏幕,  打开微信。

  看了下工作群,果然静悄悄的,想必姜硕他们还在睡觉呢。

  本来阮枝桃想问一下千薇这两天怎么安排的,但想了想难得有个假期可以好好睡个懒觉,  还是不打扰千薇了。


  她将手机放到一边,探头吹了吹勺子里的排骨粥,感觉没那么烫了,她才一口吃掉。

  而后阮枝桃拿起筷子,夹了一根油条,刚出锅的油条很脆口,吃了一半,她就将剩下的一半泡进了排骨粥里。                        

                            

  脆口的油条软化在糯香的排骨粥里,吃起来也一样的好吃。


  早餐快吃完时,桌上的手机进来两条微信新消息,阮枝桃拿起手机,解锁,打开了微信。

  原来是唐灿发过来的两条语音。

  ——“端午安康呀~”

  ——“这两天你有什么安排没,还要开工吗?”


  阮枝桃将手机拿到跟前,按住说话键,回了唐灿一条语音:“没开工,我放了两天假,今天和明天。”

  那边唐灿很快回了她——“哦,我今天要去我老公家,跟婆婆一家过端午,明天我去找你吧,出去玩,或者在你家呆着也行。”


  ——“好啊,来我家吃火锅吧,我先把东西买好,明天你直接过来就行。”

  ——“OK,明天见。”

  跟唐灿聊了几句,阮枝桃才放下手机,将剩余的早餐吃完。


  天气已经越来越热,从早餐铺子走出去时,能明显感觉到烫热的气温扑面而来。

  明晃晃的阳光晒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阮枝桃疾走了两三步,走到路边的树荫下,才避开夏日刺眼的阳光。


  一路沿着树荫走了十来分钟左右,才抵达她现在所住的小区,泰达阳城。

  在门口刷了门禁卡,阮枝桃进入小区,没了树荫的遮挡,只觉阳光越发刺眼起来,晒得人直发昏,她将门禁卡放入包包里,单手附在额头挡住刺眼的光线,快步朝着自己的那栋楼走去。


  回到家,阮枝桃随手将行李箱拉到一边,她走过去打开窗户,还有后院的门,准备通一下风。

  虽然吹进来的都是热气,但至少没那么闷了。


  去卫生间拿洗衣盆的工夫,阮枝桃顺手打开了屋顶的吊扇,这还是当年房子重新装修时姥爷特地安装的,因为姥姥不能吹空调,夏天还是吊扇方便一些。                        

                            

  开关一打开,吊扇就缓缓转动了起来,凉风也跟着徐徐吹下来,吹在身上凉凉的很舒服。


  阮枝桃拎着洗衣盆重新走到行李箱前,她将行李箱放倒在地上,打开,将换洗的衣服分了下类,手洗和机洗。

  她将手洗的贴身内衣放入洗衣盆里,而后她抱着剩余机洗的衣服,走过去,一股脑都塞进了洗衣机里。

  跟着放入洗衣液,启动洗衣机后,她才转身又回到行李箱旁。


  一个多月没回家,房间的家具到处都落了尘,等下洗完盆里的衣服,得大扫除一下。

  阮枝桃从行李箱里拿出iPad,打开某视频播放软件,从后台的历史记录里点开之前追到一半的TVB破案片,视频一开始播放,普通话配音的对白跟着响起。

  房间里也瞬时热闹了许多。


  阮枝桃随手将iPad放到一旁的小方桌上,而后她双手抱着洗衣盆,起身,朝着卫生间走了过去。

  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等洗完衣服,大扫除完就差不多快要十二点了,冰箱里没什么吃的,阮枝桃只得去了趟超市。


  一通忙乱过后,直到吃过午饭,阮枝桃才终于清闲下来,独自坐在后花园里吃着冰激凌。

  微风吹过来,夹着热气,还夹着熟悉的薰衣草洗衣液香气,离开家一个多月,今天上午她总算回到了之前的生活习惯里。


  明明她已独自生活了很久,这样平淡的日常她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但今日阮枝桃却突然有些不习惯起来,总觉得好像缺了些什么。

  有种难以名状的空落落。

  这感觉在她之后午睡醒来时尤为的剧烈。


  过了将近一个多月作息紊乱的日子,彻底放松下来后,阮枝桃这个午觉睡得酣实又冗长,等她一觉醒过来时,天色已将近傍晚。                        

                            

  房间里只她一人,很安静,有大片阴影压下来,暗了小半个卧室。


  阮枝桃侧身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窗外仅剩余的些微夕阳,光影黯淡,仿佛整个世界只剩她一人。

  孤独感在心底无限蔓延,那种莫名的空落落也愈加厚重。


  阮枝桃起身,她走出卧室,打开了客厅的灯,从小方桌上拿起iPad继续播放TVB的破案片。

  房间里突然热闹起来,刚才的惆怅情绪到底是没能泛滥起来。

  端午假期的第一天就这么平淡无常的过去了。

  次日中午,唐灿如约来到阮枝桃的家里一起涮火锅。


  “天哪,你说咱俩多久没见了?”在玄关处换鞋时,唐灿激动的问道。

  阮枝桃弯腰,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拖鞋,放到了唐灿的面前:“好久了吧,不过一直有微信联系啊。”


  “那不一样,通讯再方便,都比不上见一面。”唐灿换上拖鞋,拎着包包走进了房间。

  虽然已经怀孕,可唐灿的身材依然纤细修长,还是以前的样子,高挑的短发美人。

  算一下时间也差不多四个多月了吧,但从外表却看不出有半点怀孕的迹象。


  虽然如此阮枝桃还是紧忙走过去两三步,扶住了唐灿的一支胳膊,生怕她这个孕妇给摔着了。

  看阮枝桃这么紧张,唐灿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干嘛这么紧张?”


  “没有啊,还是扶着你好了。”

  “你这整得我都不会走路了。”唐灿有些不太习惯的推开阮枝桃的手臂,“好了,放松些,我先去卫生间洗个手。”


  “哦,那我去开火,等你过来我们就直接可以涮锅了。”阮枝桃朝着餐桌那边走了过去。                        

                            

  她打开电磁炉的开关,没几分钟,桌上的鸳鸯锅就煮沸了起来。

  刚好这时唐灿也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我把羊肉给你涮在清汤锅里了。”说话间,阮枝桃夹起一筷子羊肉片,放进了锅里。

  唐灿拉开椅子落坐下来,她拿起筷子夹了些菠菜:“我自己来吧,你吃你的,不用管我,最近有些受不了羊肉的膻气味。”


  “哦,好吧。”阮枝桃又将先前的羊肉片移到了辣锅里,“那这边有你喜欢的蟹棒,鱼肉,还有蘑菇,能吃的话就多吃些。”

  唐灿夹起烫熟的菠菜,蘸了下麻酱:“好,小啰嗦婆,这么会关心人,快点找个男朋友吧。”

  “……”干嘛突然提起男朋友的事。


  以往唐灿提到恋爱的话题,阮枝桃大多都是打着哈哈敷衍过去,只是这一次她竟然什么都没说,只闷着小脑袋,吃起了面前的涮羊肉。

  像是再逃避什么心事似的。


  唐灿咬着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阮枝桃反常的样子,追问道:“喂,你最近怎么样啊?”

  阮枝桃抬头:“忙的连轴转,你知道的。”

  “不是说你的工作,我的意思是。”唐灿细长的丹凤眼带着笑意,故意拉长尾音,八卦道,“有没有认识新的男孩子?”


  阮枝桃垂下眼眸,避开唐灿的视线:“没有了,每天那么忙,哪有时间。”

  “哦。”唐灿这一声哦就很意味深长。

  而后唐灿又八卦的追问道:“你那个朋友怎么样了?”


  “嗯,哪个朋友?”听唐灿突然这样问,阮枝桃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上次你跟我说的,说有个男生好像是喜欢你朋友,那现在男生表白了吗?”                        

                            

  “……”阮枝桃想起来了,原来是上次她无中生友的那个朋友,没想到唐灿还记得。

  “应该,还没有吧。”阮枝桃支支吾吾道。


  她的神色也稍显慌张,怕唐灿猜出那个无中生友的朋友是她自己,但她不知道的是唐灿早就猜出来了。

  认识那么久,唐灿可最清楚她了,丝毫不会掩饰自己的心事。


  唐灿这次依然没拆穿她,只是在脑海里默默过滤了下池衍工作室的人,一个个淘汰过去后,脑海里的人选就只剩下池衍。

  但想想觉得不太可能,圈里的人几乎都知道那位大明星是个工作狂,每年的行程满的吓人,出道这么多年都没什么恋情传出,而且现在他的事业还在上升期,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爆出恋情。


  想是这么想的,但唐灿还是忍不住试探道:“你觉得池衍这个人怎么样,跟他相处一个多月了,是不是还不错?”

  阮枝桃一听到池衍的名字,本来在喝饮料她连连呛了好几口。

  她咳嗽着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的饮料渍。

  不知是不是呛着的原因,她的脸颊突然变得通红。


  “还好吧,怎么呛得这么厉害?”唐灿也是随口试探了一句,但没想到对面的阮枝桃会反应那么大。

  有些事,唐灿差不多已了然于心了。


  阮枝桃摆摆手:“没事,刚才饮料喝得有些快了。”

  说话时,阮枝桃都不敢抬头看着唐灿的眼睛,虽然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心虚什么。

  不过只是听到了池衍的名字而已。


  那边唐灿倒是没再说话,气氛突然就安静了下去,阮枝桃抬头望了过去,刚好发现唐灿正眼带笑意的望着她。                        

                            


  “干嘛一直盯着我,是我脸上有东西吗?”阮枝桃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有啊,少女的娇羞脸红。”是因为听到心上人的名字了吧。

  “……”阮枝桃缓缓垂下了眼眸。


  唐灿搅动了下面前的清汤锅:“说起来池衍这个人真的不错,长得帅气,又有才华,不管是放在娱乐圈,还是放在其他领域都是个抢手货。”

  阮枝桃没搭话,只是闷着脑袋,用筷子将碗里的红薯片没入了芝麻酱里。


  唐灿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阮枝桃,继续讲道,“不过就算池衍这么受欢迎,被那么多女生喜欢,可从来都不会乱搞,人品好,重感情,听说还很专一,这样的好男人世间都快绝种了。”

  阮枝桃闷闷的坐在那里,无论唐灿讲什么,她都不搭话,看起来很不自在似的,又脸红,又心虚的不敢跟唐灿对视。


  可其实唐灿不过是聊了个明星的话题,虽然阮枝桃对娱乐圈了解不太多,以前听唐灿讲起那些娱乐八卦时,她也不怎么插嘴,但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怎么说呢。

  就是别别扭扭。


  不知是不是火锅热气熏过来的缘故,阮枝桃只觉自己的脸颊好像越来越烫了。

  她用筷子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煮熟的红薯,差点就将红薯戳成藕片。

  听对面的唐灿不说话了,还以为关于池衍的话题终于过去了。


  阮枝桃缓缓抬头,只是她刚跟唐灿的视线对上,就听见唐灿又接着对她讲道:“可池衍到底是娱乐圈的顶流,跟他这样的大明星谈恋爱应该会很辛苦。”

  “……”早知道不抬头了。


  阮枝桃红着脸又闷下小脑袋,不管唐灿说什么,她都没搭话,碗里的红薯块浸满了芝麻酱,她咬了一小口,有些咸咸的味道。                        

                            

  “干嘛一直不说话,这个话题很闷吗?”


  “没有啊。”阮枝桃小口嚼着嘴里的红薯,只觉得有些咸,她端起旁边的饮料,喝了一小口,而后才又对唐灿说道,“你知道我一向对娱乐明星的话题不太感兴趣的。”

  唐灿微点头:“那倒是,不过还是头一次见到你这么脸红的样子,是害羞,还是很热呀?”

  “……”


  阮枝桃用手背贴了下脸颊:“火锅的热气熏得吧。”

  说完,她用筷子夹起一根蟹棒放进了辣汤里,表面上看起来假装放松了些,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的那些七上八下。


  唐灿笑着摇了摇头,没再打趣她,一边捞着清汤锅里的白萝卜,一边随口转了个话题:“下午要不要一起去逛街?”

  阮枝桃抬眸,点点头:“好啊。”


  话刚落,桌边的手机就传来微信新消息的提示音,阮枝桃随手点亮屏幕看了一眼。

  原来是花椒在工作群里发的一条通知。

  说是今天晚上十点池衍临时有个品牌活动出席,需要所有人七点酒店集合,准备开工。


  “等一下,不能陪你逛了。”

  “怎么了,你有其他事?”

  阮枝桃先解锁手机,在微信的工作群里回了花椒一句,而后她才抬头回唐灿道:“对,刚刚通知,七点酒店集合,我们只能下次逛了。”


  “行吧,工作要紧。”唐灿咬了一口已蘸上芝麻酱的白萝卜,“那我们慢慢吃这顿火锅,等下就在你家里呆着吧。”

  “好。”


  那顿火锅一直吃到两点多才结束,之后唐灿没离开,而是一直陪着阮枝桃。

  好姐妹难得聚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                        

                            

  只要不聊池衍的话题,阮枝桃还是什么都想跟唐灿聊的。


  一边聊着天,阮枝桃一边收拾了下行李,这次她拿了些夏天换洗的衣服。

  傍晚五点时,阮枝桃跟唐灿一同走出家门,在小区门口的路边将唐灿送上一辆出租车后,阮枝桃转头又给自己拦了一辆出租车。

  准备乘车赶往东区的温斯顿酒店。


  还没到下班的高峰期,路上没怎么堵车,几乎是一路顺畅,可也差不多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酒店。

  夏日的傍晚,天光依旧大亮,虽然没中午那么热,但从冷气充足的出租车上下来时,还是能感觉到一阵热气扑面而来。


  阮枝桃拉着行李箱从一排树荫下,径直走进了温斯顿酒店。

  刚一走到门口的红毯,酒店的玻璃门就自动朝两边打开,阮枝桃走了进去,一路穿过冷气充足的大厅。

  而后她乘坐电梯直达十二楼。


  出了电梯,阮枝桃拎着行李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刚才在电梯里看了一眼时间,现在还不到六点半,这会儿走廊也很安静,只她一人。


  走到房间门口,从包里拿出房卡的工夫,阮枝桃朝着走廊尽头望了一眼,那边是池衍的房间,也不知他现在在干什么。

  “嘀——”的一下。

  门锁已打开,阮枝桃顺手推门而入。


  在房间里也没待多久,只是收拾了下行李,她就拎着化妆包又走出房间,朝着池衍那边走去。

  刚好差十分钟快到七点。

  想着其他人应该都已经聚在池衍的房间了吧。


  穿过长廊,走到池衍房间的门口时,发现房门敞开着,花椒从里面迎面走了出来。                        

                            

  “枝桃,过来了,正好,Boss就在里面,等你化妆呢。”

  阮枝桃点头:“好的,我这就进去。”


  花椒没再说什么,看起来像是有急事似的,只留下刚才那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门口只剩下阮枝桃一个人,听着池衍的房间很安静,不会等下进去只有她一个工作人员吧?


  乱想之际,阮枝桃就已经走进房间,抬眼望去,池衍正安静的坐在化妆镜前,微垂着眼眸,应该是在看剧本。

  阮枝桃慢慢朝他那边走了过去。


  许是听见身后有动静,池衍缓缓抬起了眼眸,从镜子里看到阮枝桃,他的眼眸很淡,却泛着清浅的涟漪,刚好撞上镜子里阮枝桃的视线。


  看到镜子里的池衍抬头,望向她这边,那一瞬间,阮枝桃只觉呼吸一窒,心跳也跟着漏了一拍。

  心底莫名的情愫混杂在一起,喜悦,思念,慌乱,还掺杂着些微的悸动。

  突然毫无预兆的泛起。

  像墨汁滴入清水中,迅速散开,挡也挡不住。


  也是在那一瞬,阮枝桃终于明白先前午睡醒来的空落落,还有只听到池衍的名字时整个人就乱了方寸。

  种种不寻常的迹象,因何而起了。


  阮枝桃压抑住内心的兵荒马乱,一步步走近池衍,其他人也不知去了哪里,房间里现在只有她跟池衍两个人。

  快要走到池衍身边时,她才轻声跟他打了声招呼:“Hi,好久不见。”


  池衍合上剧本,望着镜子里的阮枝桃,微勾起唇边的淡笑:“两天而已,不算太久。”

  “……”也是。

  简单的对话结束,两个人谁都没再说话,阮枝桃看了看桌上留下的便条,上面有提示这次妆容的重点。                        

                            

  看完,她将便条放到一边,将化妆包放到桌上,开始准备今晚要用到的化妆品。


  池衍还是安静的坐在位置上,只是视线总是会不自觉的落到阮枝桃身上,刚才嘴上说着才两天而已,不算太久。

  不过是他违心的谎话罢了。


  空白的这两日,时间不长也不短,却让池衍清楚明白的了解一件事。

  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意早已在他心底滋长蔓延,到了不可控的地步。

  之前将近一个多月,每天吃早餐时就能见到阮枝桃,已然成为习惯。

  也是直到分离时,才知那种习惯原来早已不知不觉间像烟瘾般难以戒掉。


  “这两天假期过得怎么样?”池衍敛声问道。

  清淡的语气几乎听不出任何情绪。


  阮枝桃微抬眸,望了一眼镜子里的池衍:“还不错,在家好好休息了下。”

  “没出去玩吗?”

  阮枝桃微摇头:“没,只跟朋友在家里聚了下。”

  她垂眸,继续忙着手里的活儿,没再看向镜子里的池衍。

  怕分心。


  今天池衍依然好看的令人移不开眼,身上的黑衬衫看起来像是接下来参加活动的服装,很华丽,衣边绣着金丝线,领口那里的设计尤为特别,一条长长的黑丝带慵懒的系在他的脖颈间,镶着蓝宝石的长丝带雍容华贵,松松散散的从他身子的一侧垂下来。

  蛊的人心神迷乱。

  这男人真是个索人命的妖精。


  化妆品摆好后,才听着姜硕他们陆续走了进来,房间里开始热闹起来,阮枝桃的心思反倒能集中了些。

  她开始给池衍化妆。


  “我听说今天晚上的品牌活动,好像是品牌老总小千金的生日会,这人选不是一早就定了么?”肥仔将熨好的西装挂在了架子上,接着问道,“怎么就临时找咱们Boss过去呢?”                        

                            


  “我听斌哥的意思是这位小千金非常喜欢Boss,所以就联系斌哥,希望Boss今天可以作为神秘嘉宾,惊喜现身,想给那个小千金一个惊喜,刚好顺便做一下品牌的宣传。”花椒回道。

  听到这里,阮枝桃微微怔了下,原来今天穿得这么华丽,只是个私人活动。

  给那个小千金过生日。


  “这个品牌老总来头可不简单,连续三年都位居我们笕城富豪榜的第一位。”阿King在旁插嘴道。

  “哇塞,那个小千金不就是至尊白富美喽!”肥仔探头望着镜子里的池衍起哄道,“哥,这么优秀的白富美喜欢你,很难不动心吧,等下会不会一见钟情?”


  还没等池衍说什么,一旁的花椒抢先回了肥仔一句:“行了吧你,Boss才没你那么肤浅呢。”

  “这哪里是肤浅,多好的缘分,要是小千金不喜欢哥也就算了,刚才可是你说的那小千金很喜欢咱哥。”

  两个人说话间,千薇走过去,为池衍的左手腕戴上了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


  “正好哥你不是想恋爱了么,这不缘分立马就到了,所以哥今晚有啥想法没?”肥仔依旧望着镜子里的池衍打趣道。


  阮枝桃安静的站在一旁,她手上的活儿没停,给池衍打粉底,画眉,画眼线,表面上看起来风平冷静,可她心里却七上八下的。

  莫名的很紧张,也莫名的很期待池衍会怎么回应肥仔。


  池衍淡然坐在那里,起初他没说话,只是清凉的睨了一眼镜子里的肥仔,神色寡淡,整个人亦有种与世隔绝的清冷。


  而后他垂下眼眸,没什么情绪的回了肥仔一句。

  凉凉的语气里似是还带着少许的敷衍。                        

                            

  “只是个普通的工作而已,没别的想法。”


  https://www.mswu.cc/60966/60966068/14075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swu.cc。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s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