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屋 > 偏宠枝桃[娱乐圈] > 31. 31 还挺护着她。

31. 31 还挺护着她。


  梁斌的那句玩笑话落下去之后,  阮枝桃只觉着她的脸颊开始微微发烫起来。

  不用想都知道她那个时候肯定脸红了。

  她垂着眼眸,闷闷的站在一边,不说话,  也不敢再望向镜子里。


  一旁的池衍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他微抿唇角,眼尾沁着寒意,  仿佛带着些草木皆兵的杀气,  睨了一眼梁斌:“少乱扯,讲正事。”

  他的语气如常清清淡淡,但却听的出来有少许的不耐烦。


  梁斌没再继续开玩笑,他背着手,开始一本正经的回阮枝桃:“可以,这个妆容接近日常就行,等下平面图拍摄的时候妆需要浓一些,  还要贴水钻,你记得检查一下那些水钻,  都要颗粒完整的。”

  “好的。”阮枝桃转身走到了一边。


  梁斌还站在那里,  没有离开,  他望着镜子里的池衍砸了一下嘴:“啧,还挺护着她。”

  池衍面无表情的望着梁斌,  没说话,但他那副冷面的样子就已经让梁斌识趣的闭上嘴,默默的从他眼前消失了。


  阿King走过来开始帮池衍弄发型。

  休息室里依然繁忙一片。


  阮枝桃听到梁斌刚才的吩咐,  她离开化妆台前,就直接坐到一边,闷头开始检查等下往池衍脸上贴的水钻。

  她拿着小镊子,一颗颗的检查了起来,  将完整的小水钻拨到一边。


  像是已经不在意梁斌刚才开的那句玩笑话,但手指触碰到脸颊时,还是能感觉出来微微的烫热。

  阮枝桃呼了一口气,她没让自己的思绪泛滥下去,先前就决定好要认真工作,不再乱想的。

  她微微摇了下头,清空脑袋里多余的念头,开始专心挑选完整的小水钻。                        

                            


  只是刚刚挑至一半,身后就突然传来肥仔的惊呼声:“Boss,你今天真是帅炸宇宙了!”

  阮枝桃停下手里的活儿,几乎是下意识的转头望了过去。


  窗外的阳光有些晃眼,池衍逆着光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他已经换上今天的第一套服装,偏欧式的制服,纯黑色,但领口和袖边却镶着金色的装饰,既复古又带着些内敛的高贵。

  穿在他身上很挺阔,那根胸带装饰将他宽肩窄腰的身材完美构勒出,带着莫名的一种诱惑力。


  明明暗暗的光线里,他的五官越发立体,但整个人依然冷冷清清,像是一株浸在冰水里的青莲,冰块还未彻底融化,半冰半水,寒气缭绕,连花瓣的脉络里似是都沁着薄凉的液体。

  明明难以亲近,却又如此蛊惑人。

  还真是如梁斌所说,这男人最擅长勾魂了。


  阮枝桃垂下眼眸,也不知哪来儿的心虚,她不敢再多打量池衍,只看了那么一眼,她就转过头,开始继续挑选剩余的小水钻。

  只是人转过了身,可左胸口的心脏却突突跳个不停。


  她好像真的被池衍勾走了魂儿似的,好半天都没办法静下心来。

  “枝桃?”

  “枝桃?”


  “嗯?”听见有人唤她的名字,阮枝桃转头,望了过去,看是千薇,于是直接问道,“千薇,找我有事吗?”

  “你在想什么啊,走神儿了?”千薇打趣了她一句。


  阮枝桃心虚的避开千薇的视线,闷着小脑袋,摇了摇头:“没,这些小水钻很小,挑起来有些费事。”

  “哦,走吧,等下回来再挑,Boss要去拍摄了。”

  “好。”应完,阮枝桃将那些挑好的小水钻收进了盒子里。                        

                            

  而后她起身跟着千薇朝池衍接下来的拍摄现场走了过去。


  池衍被姜硕他们围着,走在最前面,距离不算太远,只要阮枝桃一抬眼就能看到,他的身影过于耀眼,是怎么躲避都避不开的耀眼。

  阮枝桃的目光总是不自觉的望向他。


  在行走的长廊里,狭小的电梯里,亦或围满工作人员的拍摄现场里,她总是一眼就能捕捉到池衍的身影。

  有些心事,她知再怎么逃避都是白费力气,已然像是咳嗽一样藏都藏不住。


  那天池衍的拍摄工作很顺利,无论是室内室外的视频宣传,亦或广告的平面图宣传,出来的效果都很令人满意。


  收工时天色已接近傍晚,虽然时间还不算太晚,但也来不及休息一下,池衍一行人就直接乘车赶往剧组的片场。

  一处老旧的单元房。


  赶过去时夜幕已降临,天边只剩下些许暗红色的霞光,层层低低的笼罩下来,落在老旧的街道,仿佛加了一层朦胧的滤镜,令整条街都多了些颓废黯淡的氛围感。

  恍若回到了久远年代的老街道。


  北方初夏的傍晚热气还不算太足,晚风里还带着少许的凉意,吹在脸上很舒服。

  一路穿过昏黄的路灯,走了差不多五分钟左右,才抵达剧组提供的休息室。


  “花椒,晚上会拍到几点,想知道我的胃还得饿多久?”一进去,肥仔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会儿已到了晚饭的时间,但电影安排在六点开拍,时间紧,忙完琐碎的工作估计就顾不上按点吃饭,只能盼着早些收工了。


  花椒回道:“说是拍两个多小时,但具体收工时间还得看导演安排啊。”                        

                            

  梁斌捂着胃坐到了墙角的沙发上,虽然他的胃又开始不舒服了,却没多加在意,还开始安慰其他人道:“等收工我带你们好好吃一顿去。”

  “那必须的。”讲完,肥仔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就去忙了。


  池衍安静的穿过房间,径直走到化妆台前,落坐了下来。

  阮枝桃紧随其后,将化妆包放到了桌上。


  算起来今天是池衍的第三次化妆了吧,反反复复的上妆卸妆,一般人的皮肤早就受不了了,但他的皮肤状态却很好,忙了一天,到现在也没看出来粗糙的疲倦感。

  但累却是真的。


  池衍几乎这一天都没怎么说话,可能是累的都懒得开口了吧。

  阮枝桃默默的站在他一旁,整理完化妆品,就开始给他化妆,没敢多耽误时间,因为剧组的妆容有些费劲,还是跟之前一样需要给池衍的肤色涂的稍黑一些。

  比较费时又费力。


  可能化得有些久,池衍坐下后,没多久就闭上眼,摊在椅子上睡着了。

  阮枝桃没打扰他,也没停下手里的活儿,直到该画眼线时,她才轻轻拍了下池衍的肩膀:“要画眼线了。”

  池衍缓缓睁开眼,微转头望向她:“嗯?”


  虽然小睡了那么一会儿,但好像并没有补足觉的缘故,醒来时池衍的样子看起来很疲惫,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仿佛一下子憔悴了许多。

  好不惹人心疼。

  那一瞬,阮枝桃只觉她心底的某一处,松松软软的塌陷了下去。


  她扬了下手里的眼线笔:“画眼线。”

  池衍没说什么,只是微点了下头,权当做回应。


  阮枝桃凑近过去,轻轻用指尖提起池衍的上眼皮,开始给他画眼线。                        

                            

  为了贴合电影角色的粗糙感,眼线也只是一两笔提下精神就行,不需要画得太显眼。

  化完妆,阮枝桃就让到了一边,好让阿King给池衍做发型。


  一通忙乱之后,等池衍换上剧组的服装,一行人又匆匆离开休息室,赶往片场。

  几乎是连轴转,没有停歇的空闲。

  直到进入拍摄现场,才终于在候场时有了短暂休息的机会。


  阮枝桃抱着化妆包跟姜硕他们坐在一边,几人看起来都很累的样子,谁都没开口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休息。

  “池衍哥!”一声嗲嗲的女声从半空中传来。


  阮枝桃应声转头望了过去,原来是那位女演员鹿昕儿。

  一旁的花椒听见鹿昕儿的声音,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完了,忙糊涂了,都忘记今天有跟这位的对手戏了。”

  本来又累又困的花椒突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她要死盯着鹿昕儿,看看大Boss到底跟这位小嗲精有什么猫腻没。


  池衍听见有人唤自己的名字,他从剧本里抬起头,看着鹿昕儿朝这边走了过来。

  鹿昕儿走到池衍跟前,她停下脚步,看池衍身边左右位置各坐了人,但她却绕过近处的姜硕,偏走到了另一边的阮枝桃身边。


  “不好意思,可以给我让一个位置吗?”鹿昕儿指了下阮枝桃的座位,礼貌但又不客气道,“我要坐在这里,跟池衍哥对一下戏。”

  “好。”阮枝桃起身,拎着化妆包让到了一边。

  鹿昕儿随即落座了下来。


  千薇去洗手间了,还没回来,阮枝桃也不知该找谁,她也不能走太远,要随时给池衍补妆。                        

                            

  池衍望了一眼杵在那里的阮枝桃,没说话,心思却一直在她身上,连旁边的鹿昕儿在说什么,他都没注意到。


  只感觉到阮枝桃独自杵在那里有些尴尬。

  但他却帮不上任何忙,也帮不得。


  那边的梁斌拿起手机,站起了身,朝着阮枝桃招了招手:“来,小丫头,坐我这里,我去跟编剧聊两句去。”

  “好,谢谢。”阮枝桃走了过去。


  池衍微垂下眼眸,不动声色的听着那边的对话,留意到阮枝桃落坐下来,他的心思才终于从阮枝桃的身上抽离,开始注意身边的人。


  “池衍哥,今天这场戏是我跟你的分手戏份,我昨天跟编剧讨论了下,但是人家对感情的深浅拿捏还是把握不住,我好怕自己因为舍不得而崩溃大哭呢。”鹿昕儿娇滴滴道。


  池衍神色淡然的望向鹿昕儿,眼底风平浪静,没什么情绪的敛声道:“不会,感情戏份没那么复杂,只是多年后再遇,男主不想再续前缘的离别戏份,跟分手毫无关系。”

  虽然之前池衍也因这场离别戏份苦恼很久,还甚是头疼,但这会儿他倒是讲的很平静。


  “……”鹿昕儿调皮的吐了下舌头,嗲嗲道,“哦,是这样呀,不好意思,剧本我理解错了。”

  听见鹿昕儿这样讲,坐她隔壁的花椒忍不住翻了个无敌大白眼,你就根本没看剧本吧!!


  翻完白眼,花椒突然意识到她的那个不知情为何物的大Boss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不然也不会那么无情的就拆穿了小嗲精。

  那肯定是不喜欢吧。


  但池衍之前各种反常的言行,花椒又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越想越觉得有猫腻。

  等池衍开拍,这边休息区就只剩下他们几个工作室的人。


  花椒瞅了瞅四周,看肥仔他们在座位上补觉,只有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千薇正在旁边玩手机,于是花椒就凑过去,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一下千薇:“千薇,你有没有觉得咱们Boss有些不对劲啊?”


  “你指什么?”千薇头也没抬的问道。

  “就是背着咱们偷偷谈恋爱。”


  坐在千薇另一边的阮枝桃本来半卧在休息椅上补觉,但其实她一直都没睡着,怕不知何时池衍就要补妆,就那么闭着眼睛想休息下。

  听见花椒的问题,阮枝桃微微睁开了眼,却没吱声。


  千薇缓缓抬起头,一脸无语的望向了花椒:“别逗了,Boss的行程你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又没有分身术,每天都那么忙,怎么可能谈恋爱。”


  “那你没发现最近Boss很奇怪么,总给人一种想谈恋爱的感觉,就上次在青州时说什么要是缘分到了,恋爱的话时间也可以挤出来,还说想多一些自己的生活。”花椒半个身子几乎快从休闲椅的扶手上探了出去。


  千薇重新低下头,望着手机,没在意的回道:“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潜意识里Boss或许真有恋爱的打算。”

  听千薇这样讲,阮枝桃几乎是屏住呼吸,继续听着旁边人的对话。


  “所以你也感觉到我们Boss有喜欢的人了,是吧?”

  千薇微点头:“嗯,但也可能是错觉。”

  千薇没讲太明,毕竟之前她虽然有所察觉,但好像是她搞错了,就是误以为池衍喜欢的人是阮枝桃。


  “完了,完了,完了,我们的大Boss真的要谈恋爱了。”花椒连连唉声道。                        

                            

  一副天塌的样子。

  “怎么了,反应这么大。”千薇抬头,微抿了下双唇,有些不耐烦道,“难道你不希望Boss幸福吗?”


  “我希望有什么用,是现实不允许,Boss的事业还在上升期,谈恋爱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你看同级别的男艺人哪个敢爆出恋爱的消息,就算偷偷摸摸的谈,曝光后直接分手,事业还是会受到一定的冲击。”顿了一下,花椒接着说道,“当然肯定有要爱情不要事业的,但你看那些本来很火的男艺人,一旦官宣恋爱结婚,曝光率就直线下降,甚至有的从此查无此人,这个圈子就是这么现实,跟着Boss这么久了,可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啊。”


  “Boss跟他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都是流量艺人,没了粉丝的支持,品牌商和投资人谁还能看的到你?”花椒想都没想的回道。

  语气有些冲。


  千薇倒是很平静,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再大的争执到她这里都能停止,心平气和的回了花椒一句:“Boss是靠着自己的实力,从什么都没有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我相信以后就算因为恋爱冲击到了事业,他也会靠着自己的实力将失去的,再慢慢的赢回来。”


  “你可真天真。”花椒依然毫不客气的揶揄道,“又不是电影,也不是动漫,这可是现实,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千薇微耸了下肩:“那咱们就走着瞧呗,反正  Boss如果要恋爱的话,我一定会祝福。”


  花椒抿了抿嘴角,一副你真是不可理喻的样子,没再跟千薇争执下去。

  那边的阮枝桃缓缓的垂下了眼眸,旁边没了对话声,可她耳边似乎还再环绕着花椒的那些话。                        

                            


  她翻了个身,面朝着拍摄现场的方向,再次睁开了眼,不远处,池衍正跟鹿昕儿对戏,透着蒙黄的暗光望过去时,只觉得池衍像是离她很远的地方。

  明明近在咫尺,却有种远在天边的感觉。

  像是花费很大力气都很难走到他身边的遥远。


  那场夜戏拍到晚上八点多才结束,等吃完晚餐回到酒店时已是半夜,虽然这样密集的行程已连续多日,可阮枝桃却还是没有习惯。

  一回到酒店她就直接摊在了床上,好半天都起不来。


  很累,累到脑子里似是塞了一团浆糊似的,总觉得有些事需要去记起来,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缓了会儿,阮枝桃才想起刚才吃晚餐时,梁斌告知他们,电影编剧临时给池衍加了些戏份。


  原本以为熬过这两天密集的行程,就可以放松一下的,但现在别说放松,就连喘气的机会都没了。

  池衍的工作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没办法临时推掉,档期这么满的情况下,又加了戏份,也就只能把仅有的空闲时间挤出来,交给剧组安排。


  接下来可真是魔鬼般的连轴转了。

  忙碌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就过去了大半个多月。


  端午节的前一天晚上,池衍从剧组收工,跟姜硕他们聚到酒店的房间,点了一桌子的菜,准备一起庆祝端午佳节。

  落座时,才发现每个座位上都封了个红包。


  “斌哥,没过年呢,端午也有红包啊?”肥仔拉开椅子率先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其他人也跟着一一落座了下来。


  梁斌坐下后,才回肥仔道:“这半个月实在是辛苦大家了,不封个红包,我心里过意不去。”                        

                            

  “还有两天假期。”旁边的池衍冷不丁又丢过去一个好消息。

  这下桌前的工作人员几乎都给开心炸了,激动的不是拍手就是欢呼。


  阮枝桃倒没那么激动,但也是真的开心,天气越来越热,她来之前没带太多夏天的衣服,前两天她还发愁怎么回趟家拿些衣服来。

  刚好两天的假期她可以回家一趟了。


  “那我们今天可要玩个痛快了。”肥仔打开一瓶香槟,起哄道,“都给我不醉不归啊!”

  说完,肥仔转身就给其他人倒起了香槟,一圈下来,轮到阮枝桃时,她捂着杯子口小声道:“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没事,不会喝那就果汁代替,别不好意思。”肥仔不仅没强人所难,还体贴的为阮枝桃倒了一杯果汁。

  阮枝桃双手捧着那杯果汁,乖乖的致谢道:“谢谢。”

  “不客气。”肥仔举起酒杯,“来,我们干杯!”


  对面的池衍淡然坐在那里,他垂着眼眸,长指无意识的摩挲着酒杯的边缘,看起来似是漫不经心的在想事情,但注意力却一直在阮枝桃的身上。


  听到肥仔给她换成果汁,他才将心思收回,跟着其他人举起了手里的香槟。

  碰了杯,喝过香槟,端午节的聚餐才正式开始。

  一行人说说笑笑吃得甚是热闹。


  聚餐进行到后半场,基本上就是聊天和游戏了,阮枝桃本来是跟千薇聊天的,可还没聊多久千薇就被拉去玩游戏了。

  那些游戏阮枝桃不太会玩,参与不了,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她就独自起身离开。

  准备去沙发那边玩自己的手机。


  夜已渐深,房间里依然还很闹腾,只是一眼望过去却没看见池衍的身影,也不知他干什么去了。                        

                            

  阮枝桃握着手里的一盒鲜奶,朝四处随意看的工夫,刚好转头看到房间里宽阔的阳台。


  相对于对面落地窗外幽暗的环境,阳台的那个位置可以眺望大半个笕城瑰丽的夜景。

  原本要朝着沙发走去的阮枝桃,却忍不住抬脚跨进了阳台,她想欣赏下半夜的笕城,还以为这会儿阳台没有人,只是刚跨进去,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阳台没开灯,透过房间折射过来的昏暗灯光,才看清原来是池衍。

  他单肘撑着栏杆,微侧身子,松松垮垮的站在那里,一只手掌托着手机,另一只手长指懒散的夹着一根烟,大拇指却划动着手机屏幕,也不知他在看什么。


  半截烟的猩红火光,屏幕的薄凉蓝光,暧昧朦胧的交织混在一起,映着他微垂的侧脸,像是暗夜里绽放的昙花,虽则花期只一瞬,却惊鸿一瞥。


  阮枝桃只觉有些恍然失措,本来看到池衍时,她就想着直接转身离开的,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反应,她整个人却微怔在了原地。


  那边池衍听见动静,他抬头,看到门口的阮枝桃,他不动声色的长指轻触手机侧键,黑了屏幕,也黑了阮枝桃的微博主页。

  而后他问她:“看夜景?”

  说话间,池衍微转身,将手里的烟头摁灭在了旁边的烟灰缸里。


  阮枝桃单手握着鲜奶盒,垂在身子一侧的手臂隐在昏暗里,手指头却轻轻抠着推拉门的侧边,一下没一下的:“嗯,我本来想去沙发那边,刚好路过这个阳台,所以就走了进来。”


  讲完,阮枝桃无措的站在那里,不知该转身离开,还是留下来跟池衍一起看夜景。                        

                            

  但这样昏暗的环境单独跟他相处的话总归有些暧昧,呆下去的话到底是有些不自在。

  那边池衍看她好半天都没踏进阳台,只杵在门口,猜她怕跟自己单独在一起会尴尬。


  本来想就这么沉默的等她离开,只是看到她身子稍微朝旁边转了一下,当真欲要离开时,他却忍不住开口问她:“两天的假期准备怎么过?”


  听见池衍的声音,阮枝桃抬头,在昏暗的灯光里对上他凉凉的视线:“天气热了,所以想回趟家,拿些换洗的衣服。”

  话落,两个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


  阮枝桃倒也没急着离开,总感觉池衍还有话要跟她讲,为了掩饰那些不自在,她举起手里的那盒鲜奶,就着吸管喝了起来。


  哪知那盒鲜奶只剩下小半盒,还没喝几口,就听见吸管吸空牛奶盒的声音。

  “哧溜——”一声。

  在安静的阳台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


  阮枝桃只觉尴尬万分,她闷着小脑袋,屏息听着池衍那边的动静,却什么也没听到,也不知他在干什么。


  她抬头,望向那边的池衍时,他还是以先前的姿势慵慵懒懒的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就那么寡淡清凉的望着她。

  暧昧光线里,他的唇边却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阮枝桃捏着手里的空盒子,见池衍好半天都不说话,猜他应该没什么好说的了,但她刚才竟傻呆呆站在门口一直等着他说话,赖在那里没离开也就算了,还发出那么奇怪的声音。


  救命。

  想挖个坑埋了自己。

  “那个,我回房间了。”

  “好。”


  池衍微点头应了一下,即便不想让阮枝桃离开,哪怕什么也不说,只是安静的跟她待着就好。                        

                            

  可他却已经没有借口再留下她。

  只能看着她转身,慢慢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门口突然空了一个位置,池衍的心里也跟着空落落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身后,深夜的笕城霓虹灯璀璨斑斓,大都市的夜里依然热闹非凡,只是那一刻,他却有种只身处在一座废弃的寺庙般,毫无人烟的空旷寂寥。


  池衍缓缓垂眸,遮了眼底黯淡落寞的惆怅。

  也遮了那些藏在暗处的舍不得。


  https://www.mswu.cc/60966/60966068/140756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swu.cc。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m.mswu.cc